主页 > 联系我们 >

致那些年我们不再联系的闺蜜:走得太近是一种伤害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07 21:01

  前两天和我邻居家妹妹约出来吃饭,她工作后我们见面的次数就少了,但还是会做一下她的军师,帮她分析一下她的难题。

  这次她抛给我的难题是“我到底要不要和她绝交?”问句里的她是妹妹的同事兼闺蜜Linda。

  妹妹特别轻信人。这点我也曾经说过她:职场内的“友情”不会再如学生时代那般单纯。可妹妹仍觉得这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是好的,如果某些点上恰好彼此契合,那就认定是好朋友了,如果正好对方也有点喜欢自己,那她马上就要掏心窝子给对方了。

  这个闺蜜Linda和妹妹在同一个部门任职,分属不同岗位,没有任何竞争和利益关系。

  Linda比妹妹小一岁,这份工作是她初入职场的第一份工作。看着她因为业务犯错焦虑的样子就让妹妹忍不住想起来一年前自己青涩的样子。

  于是妹妹巴巴地对她好,请她吃饭,给她买衣服,带Linda到妹妹的朋友圈子里一起玩。但凡是Linda问的问题题,妹妹都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包括自己的日常收入,工资加薪等等。

  而这些所有的付出在妹妹无意间看见Linda的记事本后,统统变成了耳光,一记又一记火辣辣地甩在脸上。

  Linda在本子上一笔一划地写下,妹妹每个月工资多少,比她多多少,妹妹的男朋友给她花多少钱,她给家里多少补贴,她是什么时候涨工资。

  最可怕的是,她还在本子上记下了妹妹曾经告诉她埋在心里的小秘密,同时还记下了妹妹男朋友的手机号。

  原来Linda一直在和妹妹比较,她问的每一个问题,都是在获取我的相关信息,然后以此为标准,妹妹说,可能她希望她万事都比我优胜一筹吧。记下我男友的联系方式也许是等着有一天把我的事情全告诉他?

  “在我真心替她感到高兴的每一个片刻,她同样开怀的笑容下可能都有另一张脸孔露出不屑的表情,嘲笑着我是傻逼。”

  妹妹说,现在回想起来,我都不敢确认她嘴上常说的“我们要做一辈子的好朋友”有几分认真,可能半分都没有吧。

  有多少人在刚刚认识的那一段时间里,似乎真的有那种认识了很久的莫逆之交的感觉,然而稍加时间的考验就挫骨扬灰,内里一片败絮。

  对于那些根本就不把你当朋友来看的人而言,我们多隐忍一刻都是浪费,多周旋一会都是受罪。

  人们说交友如恋爱,三年一个分水岭,有些人会越走越近,而有些人则分道扬镳。

  看着妹妹大口的喝酒,无声的叹息,想必此刻内心的烦闷一定需要一个情绪的缓冲。我告诉妹妹:如果真的心里有疙瘩,就去问清楚。但同时也许会断了这份情谊。

  我们总是很自信的以为,你告诉她一个藏在心里的秘密,那是你对她的一种信任。

  但是这种信任好比一把刀,你给了她这把刀,也等于让她拥有了保护你和捅你一刀的双刃剑。当然,大部分人都不愿意后者的下场。

  太容易相信别人,并不是你觉得自己在对方面前变透明,别人也理应这么对你。因为你并不清楚你递给她的这把刀,到底是会保护你,还是桶伤你。

  随着年龄渐长,我们也慢慢成熟,我们不再浑身尖刺,不再懵懂无知,爱一个人毫无保留,全盘托出。我们活得越来越小心翼翼,特别跟身边的人,不敢掏出自己的全部真心,害怕那些曾经分享过的秘密,最后却成了他人用来伤害你的武器。

  很多人都会经历过许多让自己成长的教训:朋友欺骗吵架撕破脸、恋人劈腿、情人背叛、闺蜜(兄弟)挖墙脚、同事间背后捅刀,至此大家形同陌路。

  这些记在内心的深处抹不去的痛苦,是你曾真的用心在乎过留下的伤痕,最终结成了一道厚厚的疤。

  我们总是能理解与体谅陌生人对自己的抱怨和伤害,唯独不能容忍自己在乎的人,对自己一点点的欺骗与背叛!

  人与人想要保持长久舒适的关系,首先是彼此认同和吸引,且需要一定的安全距离和自我保护,而不是我这种道德式自我感动。

  看见一位作者说的一段话,觉得很深刻:“年岁渐长,渐渐懂得跟人保持一些距离,不再对人不设防备。经常去反省自己的不足之处,的确,自已亦是凡人,不是完美之身,本身存在很多缺陷,或许无形之间也有伤害到别人。”

  “近则不逊,远则怨”!每个人都有这样的自以为是的去武断一些人或事,燃起的嫉妒之心,将会把彼此都推到万恶的深渊。

  既然已经知道自己做了这么久的傻子,赶紧抽身出来就罢,也不要再大嚷大叫了。

  那些平时只叫你蹦迪蹭卡泡小哥哥的女孩,并不是你真正的朋友,闺蜜。真正的闺蜜应该是共同扶持,一起成长和进步。

  真闺蜜就是那种即使平时太忙不联系,一个电话打过来也丝毫没有生疏;在外面逛街,看到对方心仪的礼物想都不想买下;偶尔忘记一下生日,但是在情人节的时候却丢个大红包来的另一个小傻子。

  记得《阳光姐妹淘》里有这样一段台词:有一些人,他们赤脚在你生命中走过,眉眼带笑,不短暂也不漫长。却足以让你体会幸福,领略痛处,回忆一生。

  我们在自己不长的一生中,也会遇见很多人,经过时间大浪淘沙,到最后留在身边的寥寥无几。有些人我们曾经真的以为可以一起走到终点,却在半途中像两个默契的旅客,头也不回地走向了两条不同的岔路。

  所以,致那些年我们不在联系的闺蜜:我是真的曾想陪你穿上婚纱,也是真的想接过你抛来的花。

作者: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