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关于我们 >

关于sci的7个问题我们采访了多位科研人结果竟然是…

文章来源:未知 2018-07-03 08:12

  后,引发科技界的热议。接下来的几天里,我们以类似问卷的形式设置了7个有关SCI的问题,并广泛发出采访提纲,与多位科研人热聊SCI。

  热门文章之所以是热门,是因为其代表了一个新的方向,或者颠覆了经典的理论认知,引起了大多数人的关注。

  因此,尽管不是100%,但与非热门文章相比,这些热门文章中的高水平科研成果比例较高,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同时要看到,也有个别热门论文的科学含金量较低,甚至可能是哗众取宠及至危言耸听的偏颇观点,只是抓住了某个社会发展阶段的特定热点问题,也可能发表。

  热门论文通常意味重大创新成果已经被国内外同行抢先发表,在这种情况下,根据热门论文选题,有可能是一种跟风式的研究,通常很难再做出重大创新。

  我从事的萤火虫方面的研究,是以科学问题为导向,所定的课题的内容是为了解决科学问题或者实践中产生的问题。

  热门也是提前布局创造出来的,就像萤火虫的研究,18年前是空白,但现在是热门。

  不会根据SCI的热门来确定研究方向,而是根据个人研究方向选择高水平期刊。

  许多前沿和源头性的创新很难发表文章,影响因子上不去,反而是跟进式的创新文章数量多、影响因子高,因此影响因子和文章数量并不能完全反映一项工作的水平。

  我的课题选题很少会追踪热点。因为我们研究所是偏工程的研究所,主要面向国家重大需求和国民经济主战场两个方面。

  基础科学研究不能自娱自乐,没有一定的SCI论文数量,很难是一个好的科学家。

  当前,基础研究一定要针对国家重大需求,瞄准其中的关键科学问题,结合国际前沿,解决国家面临的“卡脖子”问题。

  大多数重大的、原创的突破能够比较容易发表在国际同行公认的高影响因子期刊,将能极大提高我国科学研究的声誉和国际话语权。

  如果一个科学工作者没有一定数量和比较高的影响因子的SCI刊源论文,那可能说明他没有能力把握世界科学研究发展的能力,或者研究遇到了经费缺乏、团队建设不善等困难。

  长期缺乏SCI论文的话,他的研究水平会下降,至少在基础科学研究上会下降。

  小同行相对清楚领域的研究现状,对期刊的特色和水平有自己的理解,很少根据SCI论文数量和影响因子来评价科研水平。

  对于不太了解的大领域同行不一定了解其他方向的研究水平和期刊特色,有可能会参考影响因子作为评判标准之一。

  大同行评议或跨学科专家评议时,由于不了解本领域的情况,专家还是会参考SCI进行评判。

  现在科学工作者的收入普遍和职称相挂钩,管理部门也比较倾向用收入这个这个考核工具来考核科学工作者的业绩。

  尽管个别单位可能存在一些高影响因子的论文奖励,但这些奖金并不会给作者们带来根本性的改变。

  一篇高水平论文的产生,通常需要好几年的周期,需要很多作者的共同努力,甚至涉及到很多不同单位作者的大力参与,考虑到这些因素,结合日益高企的生活成本,论文的奖励具体到每个人,其实并不很多,也不能根本解决年轻作者们面临的经济困境。

  高水平科研论文的发表,能为作者带来更好的学术声誉,进而在职称评定,项目申请等等方面产生正面的影响,获得同行专家的认可。

  这些学术声誉比金钱更加重要,同时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作者的收入,稳定科研队伍。

  国内高校或科研机构,大都有发表SCI论文给予奖励的政策,且奖励多少与SCI影响因子相关。

  高校或科研机构管理者在实际政策制定或执行过程中,很难考虑不同学科间SCI论文影响因子的差异、以及不同学科之间发表SCI论文的难易程度,采取唯SCI论的方式,对部分研究方向,如长期慢性发展疾病的研究者影响较大。

  科研人员紧跟热门的研究领域或者优势学科的研究方向,科学研究多样性将受到极大的影响。

  同时,科学研究很少以解决科学问题和生产实践中的问题为导向,而是为了发表论文而发表,将严重制约我国的创新发展。

  是开辟原创道路的巨大阻力。原创道路开辟最初的时候只有几个人理解,不是时髦的,想要得到其他同行的支持很困难。

  看看最近花在冷冻电镜上的钱就知道了,能发高分文章,但我敢肯定,不会给老百姓、国家安全带来多少好处。

  不可否认,一些科研领域受到了唯SCI论文和高影响因子期刊的负面影响,特别是刚刚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青年学者,个别情况下片面以为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一定是好的期刊,对我国很多好的期刊置之不理,甚至根本不考虑在我国中文期刊发表论文,不利于全面提升我国科技期刊的学术水平和国际话语权。

  事实上,如果能够围绕某一个重要问题,即便在本领域的中文核心期刊发表一系列的论文,也能够得到同行的高度认可。

  大量的优质资源将集中在少数优势学科和少数科学工作者及团队中,长期以往,将导致我国科学研究不可持续。这也会挫伤很多科学工作者的积极性。

  过度使用会极大打击部分研究者的积极性,尤其对于刚进入科研领域的年轻科研者,尚无SCI论文积累,奖励、评职称、项目申请均可能受影响,长远来看也不利于我国整体科研水平的上升。

  原来以SCI数量为考核目标,现在以越来越高的影响因子为考核目标,尤其是许多科学人才‘帽子’也和高影响因子的论文相挂钩。

  高影响因子论文通常需要3年,甚至更长时间的积累。在积累过程中,我也会感受到焦虑。

  但是压力也是动力,驱使我们必须提高创新意识,把研究成果以论文的方式去发表,这样科学技术才能进步,不见得是坏事。

  因为承担和参与了中国科学院和很多国家级科研任务,就必须做出好的成果,争取发表在高水平期刊。

  通常情况下,本领域公认的主流期刊和国际学术界的综合性著名刊物数量较少,论文发表数量受到较大限制,导致这些期刊通常具有更为严格的筛选过程,形成了比较高的学术影响力,间接促进了期刊影响因子提升。

  在这些期刊上面发表论文,是我国科研经费大量投入的产物之一。此外,成熟的科研团队对那些突然具有奇高影响因子的期刊也持谨慎态度。

  建议各高校和教育部门自行制定目录和列表,同时也可依靠各学科学会制定目录。

  我们自己制定的评价标准,掌握了科研自主权,在评价时可以考虑到适合中国国情的发展方向予以倾斜,更有利于促进我国学科发展。

  同行评议也需要加强制度化来对抗人情社会产生的主观因素。国际上同行评议做的很好,国内有些变味。我国是人情社会,对抗人情化的最好武器是公开透明,让大家都来品评和讨论,发表不同声音。同时,加强制度建设来规范评委行为,加强同行评价的客观性。

  至少目前看起来没有。高水平期刊通常刊发较高水平的科研成果,而高水平科研成果则是出成果、出人才、出思想的重要体现方式之一。

  发表高水平论文不仅代表高水平成果本身,其依赖的洞察力、分析能力、归纳总结能力、清晰表达的能力等更体现了人才的全方位能力。

  我国的科研评价体系越来越成熟,能够讨论唯SCI论文和高影响因子的负面影响,本身就是一种进步,说明我国从注重数量向注重质量转型。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如果某位科研人员做出了重大的应用研究成果,即便没有SCI论文和高影响因子文章,也能得到国内外同行的广泛认可,这在我国已经有先例。

  但是可以在SCI基础上增加评价标准,如结合期刊影响力,看论文本身的影响力(SCI他引)等等。

  科学研究不是一个一蹴而就的事情,所以应该在一定的周期内设置稳定的分类的考核指标,不能三天两头变更考核指标。

作者:admin